欢迎光临景德镇市国信瓷立方陶瓷有限公司
返回列表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新闻动态 > 公司新闻 >
“浅谈陶瓷艺术发展史”—瓷立方陶瓷文化知识
发表于:2018-08-28 11:57 分享至:

 陶瓷以其强大的魅力吸引着倾情于它的世人。在历史的场景中,或避灾祸,或躱战乱,拖家带口,筚路蓝缕,奔涉迁徙于珠山之下,昌江之畔。景德镇以它特有的气度与胸怀,展开温暖的双臂,迎接着风尘中的八方来客。在吸纳、交融、互补、扩展的进程中,让陶瓷艺术不断展露出鲜活的风神,也让景德镇声名远播而充满了历史的传奇。

  改革开放后的数十年间,历史翻开了新的篇章,一批批接踵而至的外来艺术家,在景德镇陶瓷艺术的舞台上扮演着各自动人的角色,演释出一场场真实而感人的悲喜剧。他们是陶瓷艺术的积极参与者,或是一滴水,或是一缕光,或是匆匆的过客,或是激流的柱石。在当下,要做出终结的评价实属为时过早,这需要观察这一群体在时空的演进中如何去把持自己。不过,在对待创作现实,对待陶瓷绘画传统方面倒是应该形成共识,是首先需要重视和研究的问题。

  历代投奔景德镇的外来匠师,大多本身就身怀制瓷绝技。景德镇得天独厚的条件,让他们心有所归,有了用武之地,从而一展身手。在创造精神的激励下,一代代匠师坚韧不拔,不懈努力,为景德镇陶瓷事业的发展而贡献出全部的智慧。   

   我国在东汉之时,黃河流域一带瓷窑密布,并烧制出成熟的青瓷器。但从三国至南北朝,中国南北长期陷于分裂与对峙。这期间,江南战乱较少,社会相对稳定,而北方则战祸频仍,民不聊生。西晋永嘉之乱和大军阀与割据势力无休止的混战,中原广大人民和豪门大族大批渡江迁徙南下。毫无例外,寻找安身立命的制瓷工匠必然裹挟其中。东汉晩期新兴的制瓷工艺迅速在江南发展起来,瓷器的生产呈现遍地开花的局面。在今江西、浙江、福建、湖南等地均发现有这一时期的窑址。

(宋代青瓷)

  北宋是我国瓷业发展史上的一个繁荣时期。史籍中记载的宋代瓷窑遗址多达130个县区。各个瓷窑间的竟争,使名瓷名窑争奇斗艳,精彩纷呈。景德镇的青白瓷被誉为巧夺天工的假玉器,是宋代的杰作与瑰宝,其质感之美达到与玉无别的髙度。宋真宗颁诏将新平镇改为以他的年号景德作镇名,当景德镇获得了这份殊荣,这就使景德镇从平凡走进了髙贵。但金人南侵,靖康之变,朝廷倾覆,北方瓷艺匠师受金人压迫,而再次逃亡南迁。此后,江西的吉州窑于宋人南渡后,烧制出了北方磁州窑白地釉下彩绘风格的瓷器。《中国陶瓷史》中说:“磁州窑的釉下彩绘装饰直接为元代青花瓷的出现作了技术上的准备。元初,北方窑工又继续南迁,他们带来的新工艺,为景德镇自元代之后成为中国瓷业的中心奠定了基础。元代青花瓷画工表现出了熟练的绘画技巧,青花瓷作品有北方磁州窑系画工的劳绩在内,是一个值得注意和探究的问题。”

(青花艺术瓷)

     元代在历史上只存在九十七年,其间却比较重视有技能的工匠,为追求巨大的商业利益,朝廷尤其注重对外贸易。全国统一后,即在泉州等处设立市舶司,使对海外陶瓷产品的贸易迅速发达起来。外銷瓷的增加,刺激了瓷器生产的规模,并对器型设计、釉彩装饰、烧成技术等形成积极的影响。青花、釉里红的烧制成功,将中国绘画技巧与陶瓷彩绘有机结合,使青花装饰具有了强烈的中国特色和文化定位,因而倍受世人关注。期间,各种色釉相继烧成,标志着对陶瓷装饰呈色剂的熟练运用,打破了此前单一青白瓷的格局,为明、清两代景德镇陶瓷艺术的髙度发展从材料到技术提供了前提条件。

(古彩艺术瓷)

    明代社会相对稳定,城市规模相继形成并逐步繁荣,手工业需求的大增,极大地刺激了包括陶瓷在内的手工业生产的蓬勃发展。这时期的景德镇已在全国制瓷行业中登上了最高的水平。宋应星在《天工开物》中说“若夫中华四裔驰名猎取者,皆饶郡浮梁景德镇之产也。”青花瓷是生产的主流,至成化年间,又发展出了釉下青花与釉上彩相结合的斗彩技艺,将景德镇陶瓷装饰技艺向前大大推进一步。永乐、宣德年间许多色釉又相继犮明,显示出制瓷工匠的高度技术水平。这时,许多北方和江浙一带的瓷窑对此均望尘莫及而日趋衰落,各个窑场的制瓷工匠再次奔向瓷业发达的景德镇,造成了景德镇“工匠来八方,器成天下走” 的繁荣景象。景德镇成为名符其实的瓷都。作为全国瓷业中心的景德镇,除官窑之外,民窑作坊规模发展迅速。“万历年间,镇上佣工每日不下数万人”(光绪《江西通志》第49卷)。作坊中分工已十分具体,《天工开物》记录制瓷“共计一坯工力,过手七十二方克成器”。据史载,参与陶瓷制作的工匠分为三种:一为离开土地流入城镇的农民,这些人一般从事技术含量低的辅助工作。二为世代相传的制瓷工匠,他们技术熟练,是制瓷工匠的主体。但因其技术熟练常被官窑三四年一轮的“轮班” 强制在官窑中劳动。直到万历十二年官匠改为雇佣制后,他们的优势和积极性才得以发挥。其三是从全国各地拥入景德镇的制瓷工匠,他们或入民窑作坊一求温饱,或征入官窑一呈绝技。    明代,在景德镇始建专供宮廷用瓷的御窑厂,由于对制瓷质量的呵求,分工精细至23作之多,其中有画作、色作、写字作等等之分。画作中头作四名,辅助作匠19名。显示出画作中头匠的重要性。这些有特殊绘画技能的工匠是怎样进入官窑的?嘉靖二十六年,江西布政使给朝廷的呈文中说:“…拘捕髙匠,重悬赏格。”可见,这些艺匠多是被诱骗或抓进官窑中的。他们的处境如何?略略数语便知一二了。

(粉彩艺术瓷)

  清代虽处于中国几千年封建王朝之末,社会矛盾与民族矛盾极其尖锐复杂,但它毕竟是封建社会的最后一个盛世,表现在康熙、雍正、乾隆三朝仍显示出明显的自信与进取精神。艺术是社会现实的反映物。康、雍、乾三朝的陶瓷造型,显示出挺拔、阳刚、浑厚、奇伟之特质,而附属于这些造型之上的陶瓷装饰,更证明陶瓷艺术进入了它的黄金时代。黒色珠明料的使用和兰色古翠的发明,结束了自明代以来用釉下青花替代釉上兰色去完成斗彩的繁锁工艺,推进了釉上五彩的快速发展,使古彩技艺实现了质的飞跃。康熙时期出现的珐琅彩,经过改良创新,促使了雍正时期粉彩的闪亮豋场。它与古彩并驾齐趋,成为景德镇陶瓷釉上装饰最具特色的工艺品种。至此,釉下青花,釉里红,斗彩,釉上五彩(古彩),珐琅彩,粉彩及各种色釉装饰名目繁多,并已充分成熟,其表现技艺也愈加精湛。其自由发挥的艺术意趣与画面效果越来越接近于绘画。完备的物质技术条件,这使陶瓷绘画呼之欲出。

(新彩艺术瓷)

    艺术瓷已摆脫生活实用的要求以新的面目出现在社会大众面前并受到普遍的欢迎,许多从事绘画创作者先后进入到陶瓷绘画领域。在清代咸丰、同治时期,安徽画家程门、金品卿、王少雄,江西画家潘陶宇、浙江画家田鹤仙等等均成为了陶瓷绘画的高手。通过运用不同的工艺技法,在作品中表达一定的内涵、意境,强调画家的精神寄托,以及诗书画印相统一的书巻之气。这样,艺术瓷与一般的陶瓷装饰呈现了不同的面貌和追求,并形成巨大的冲击,为沉闷的陶瓷装饰吹进了一股清新之气。陶瓷绘画中的民族气派,民族审美意识被确认,这成为了陶瓷绘画受世人喜爱与推崇的直接原因。在民族绘画史上,入清之后,整个绘画领域萎靡不振。在皇族的重视下,而唯独陶瓷彩绘焕发了鲜活的生命力,将清代景德镇的陶瓷装饰推进到一个黄金时代而并达到世界陶瓷艺术的新髙峰。

(高温色釉艺术瓷)

    进入民国时期,“珠山八友” 结社“月园会” ,这个以外来陶瓷彩绘艺人为主的群体,他们为陶瓷艺术所作出的贡献及传奇故事已耳熟能详,并给予我们许多的启迪。创新发展是时代的潮流。但创新的思维与实践不可能是无本之木,无源之水。我们的根须应扎进历史。饮水思源,能使我们对历代匠师产生崇敬之心。理清历史线索,方能把握传统真谛,从而以清醒的头脑去调整好自身的心态,以虔诚的态度去面对新时代陶瓷艺术发展的变化。